古装美人陈都灵

好看娱乐
靠一张证件照进入娱乐圈,陈都灵的美毫无争议。她的美中包含一份受过知识熏陶、浸润的书卷气,一开口清冷的音色又散发着理工女学霸的气质。陈都灵的智性美是一种多种buff叠加的存在。加之《长月烬明》中腾蛇族圣女天欢和叶冰裳两个角色的扮相都极富特色,“面若观音,心若蛇蝎”的人物性情具有张力,多重因素让她成为网红争先仿妆的对象。
角色的台词火到了戏外。在短视频平台,天欢的一个轻飘飘的“杀”字成为了名场面,一个杀字可赚几千赞。叶冰裳从般若浮生中醒来,悟到的道理很“女强”。“在这个世上,没有人比我自己更值得去爱。”作者在创作这个角色时为她赋予的种种逆境、恶魂,反而成为她突破命运桎梏的天梯。戏里戏外,这个角色都仿佛不认同自己的结局,依然在挣扎。
这也是所谓的“欢门”、“冰门”(天欢、叶冰裳的角色粉聚集地)出现的原因之一,荧幕上需要这样鲜艳的角色。我们最不应该害怕的就是角色太个性、太鲜艳。往往这般恶毒女配的角色运气不会太好,陈都灵却成为了意外。面对这份热度,她表现得极为清醒。她认为作为一个手拿恶毒女配剧本的演员,应该演出“可恨之人的可怜之处”,但故事的立意不是我恨这个世界,而是爱。正如主题曲《我爱的这个世界》里的歌词:“我的存在不会因荆棘而羽翼残破,我不畏世间众生如何待我。”
“大家会共情角色的点或多或少是因为生活、工作中遇到的委屈无处发泄,借由纸片人的爽点抒发。这个剧的立意远比那些爽点要大,我们这个故事还是一个讲爱的故事,教会大家怎么样用正确的方式消解生活中的坏情绪。最终这个故事还是要告诉大家什么是真善美。这也是我这个角色存在的意义。”一段即兴的临场发挥,陈都灵的口齿清晰,全身散发着正道的光,也让观众很容易把演员与角色区分开来。
她是天选古人,古装总比现代装要美上几分。其一是因为身形纤细,穿上古装长裙如柳叶扶风,仪态极好。其二是因为面孔,陈都灵的脸型和五官都较为圆润精致,面部平整度高,留白多。现代装以锋利、明艳的五官为美,这样的长相具有冲击性;而古装恰恰喜欢面部留白,五官如画笔描摹似的,这样的面孔更有国风韵味。
再者,她的气质中有破碎感。细细盘点一下陈都灵在《长月烬明》中的出圈名场面,都离不开破碎感二字。天欢被囚禁,浑身遍体鳞伤,头发散乱,永失所爱,十分破碎美。叶冰裳在众人逃窜的府邸之中被逆流的人狠狠一撞,满头银饰纷乱作响,更是破碎到了人心坎上。其实破碎美,未必要受伤,要吐血,更多的是人物怀有的一种孤独感。陈都灵的灵气也源于此。
陈都灵的皮相也具备一定的可塑性。这就像在一副上好的宣纸上,画山水画还是写意画,都在于执笔者要怎么画,而纸本身足以承载。所以生活中,我们能看到明艳版的陈都灵在红毯上乱杀,也能看她扎起高马尾变回安静的学姐。真正的美人既可以是红玫瑰,也可以是白月光。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乐坛的音乐才女
2322
22867 已阅读
张凌赫“顶流”预定
9107
40489 已阅读
关于跑步的真相!
4580
29916 已阅读
才华横溢的荧幕之星
9841
74402 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