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地不相宜

好看
《封神第一部》上映后,关于角色和奋斗际遇的讨论,成为围绕于适的话题模版,即便他本人总是尽量给到新鲜丰富的回答,但主旨没有改变。于适明白那些探究的目光试图从他身上挖掘什么,面对凝视和解读,作为公众人物的自觉渐趋成型。当成名的双刃剑握在手中,与之相对的,则是不受规训的天然,于适始终保有一种朴素的赤忱,近乎笨拙地袒露自己。
首先是簌簌的风声。视角从马背上展开,晒黑的手拉着缰绳,地上是蓬乱的芨芨草。一大群羊正被驱赶入圈,咩咩的叫声此起彼伏。天色介于深浅的两种蓝色之间,夕阳烧灼,边缘染成梦幻的薰紫。天边,一颗小而亮的月亮高悬着。
这是于适在阿勒泰拍戏时录的一段vlog,太阳落山,他骑马赶羊,去当地牧民家里吃饭。整段拍摄很简单,但画面真实,呈现干净鲜明的边疆景色、勤劳好客的风土人情,如同世外桃源。去年《封神第一部》热映期间,这段四分多钟的阿勒泰物料颇为出名,甚至在关注他的影迷之间掀起了一阵旅行风潮。“对,我知道很多人去旅行这个事。”于适笑了。
《我的阿勒泰》中,于适饰演一位哈萨克族青年,全名叫巴合提别克,“巴合提”是幸福的意思,“别克”是哈萨克族男生名字常用的收尾,没有具体的含义。剧中叫“巴太”,相当于乳名。去年上半年,他就像真正的哈萨克族牧民,骑马放牧劳作,融入当地生活。
比如那段vlog开头,他和牧民打招呼,用的是哈萨克语中晚辈对长辈的敬语,对方的回应稍短些,是长辈回复晚辈的方式,“哈语比较复杂,日常问候也有性别、辈分的区别。”“蹭饭”是约定俗成的规矩,阿勒泰地区地广人稀,过去牧民生活条件艰苦,放牧时经常忍饥挨饿,好不容易经过一户人家,进去喝茶吃饭,主人都会热情招待,“俗语里,哈萨克族被称为没有乞丐的民族,就有好客的缘故,哪怕家里只剩一块馕、一点茶叶,也会分一半给客人。”
看照片和视频,于适明显晒黑了,一身松垮的衣服,骑着摩托车或马到处跑。羊是牲畜中最难照顾的,剪毛除虫都有讲究,春天大羊下羔,要把羊羔及时接回看护。于适抱着小羊,也有小牛,很熟练,“巴太是个淳朴野性的人物,从小就要帮家里放牧,做繁重的体力劳动,应对恶劣的自然环境,可能人际交往上会有点钝,不太机灵。但他有非常丰富广阔的内心世界,毕竟是在草原上长大的,对待不同的动物他知道怎么照顾,也会耐心沟通和交流。”
阿勒泰在东六区,昼长夜短,牧民一般三四点就要起来。不拍戏的时候,于适也和牧民朋友们一起劳动、喝茶,有时是在毡房里,有时席地而坐,大家掰开带来的馕分着吃,“牧民不像外面的人那样复杂,他们的心灵更单纯,为人处事也质朴,不会有那么多杂念。”于适善于观察,在和当地人的交流中学了不少东西,还可以练习哈语,“我一开始学哈语就是硬学,请老师把戏里大段大段的台词都翻译好,录下来反复听,反复说,靠肌肉记忆。等到那个语言环境里和真正的哈萨克族人对话,发现自己说得还行,挺有成就感。”
在自然物候和人文需求之间,他把握着一种微妙的平衡。以往诸多交流,于适不掩对英雄传奇的向往,但宏大叙事之外,他也为个体的命运生息着迷,关注呼吸啄饮之间的细微琐碎。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宋威龙不只是少年
1708
27706 已阅读
娜扎的人生如戏
3481
31483 已阅读
盘点中国十大避暑胜地
3463
44967 已阅读
以演员身份继续前行
6529
53868 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