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罗十一娘”

好看
如果以谭松韵本人的性格为坐标原点,相比之下,《锦衣之下》中的袁今夏离原点比较近,而《锦心似玉》里的罗十一娘则离得很远。用她的话来说,是“完全两种性格的人。”剧中罗十一娘虽然是庶女出身,但是知书达理,非常顾全大局,她身上那种隐忍、端庄和内敛的品质,构成了这个角色的复杂性和魅力所在,同时也是谭松韵需要用心琢磨的地方。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是“疯狂看剧本”,从字里行间去了解罗十一娘的成长环境,用她的性格和思维逻辑去考虑所有问题,同时克制“本我”。这个过程看起来是成功的,因为谭松韵已经可以用两句台词,来形容罗十一娘和袁今夏的差别。“比如遇到一件事情,袁今夏就会直接跟人开怼,说‘我这个人脾气急,忍不了一时半会儿。’但是十一娘就会像看跳梁小丑一样,默默地躲开,但如果你还来,她不会直接像爽剧女主角一样怼你,她有比较成熟的方式去应对,‘我就看你能蹦哒到几时’。”在讲述这种差别时,谭松韵会不自觉地代入两个角色的情绪——此刻,“入戏”的本能又来了。
在《锦心似玉》里,罗十一娘和徐令宜的关系设定是“先婚后爱”。这让谭松韵觉得很有趣。“因为它不是按照正常的轨迹,先认识,然后恋爱,过程可能发生一些事情,最后结婚,普天同庆。他们俩是一上来就先结婚。”这是她觉得剧中最大的糖点,“其实他俩都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但是在一起之后,竟然发现如此契合,就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是命运安排你遇到了对的人。”剧播的时候,谭松韵会和大家一起追剧,还会开弹幕。观众创造出来的类似于“体面夫妇”这样的梗,是完全在她预期之外的、会让她觉得有趣的部分。剧组也有自己的梗,是观众可能感受不到的,比如“最美不过人间烟火”之类有点肉麻的台词。“我们会经常说这些台词,让大家免疫一下,结果发展到后来,有些词只要一说,大家就开始笑。导演也会拿着对讲机跟我们一起笑。”在这种环境下,每个人都处于极其放松的状态。“好笑的事情太多,甚至不知道从何说起了,大家就是随便互怼,有时候哇哥(钟汉良)和我们一起笑,以前我觉得他是很温文尔雅的人,没想到他除了温文尔雅还如此放飞自我。”
但刚进剧组的时候不是这样。谭松韵和角色之间需要度过一个“磨合期”,这个阶段是任何人都无法给予帮助的、演员的孤独时刻。“大家可以看到很多花絮,都是我比较活泼的一面,其实当时我已经可以比较自如地切换状态了,但在刚进组的时候,我是有点紧张的,也不敢在现场乱开玩笑,想要尽量保持角色的状态。”没有太多时间,但这个阶段一定要过。“快的话可能三五天,如果慢一点就十几天,但是不能再久了,因为再慢一点就该杀青了,所以这个过程越快越好。”但这些是观众不会知道、也并不在意的部分。
对演员来说,他们交出的角色像一张答卷,任凭观众从各个维度给出分数,而并不拥有太多解释权。所以谭松韵会在“交卷”之后,自己再做一次复盘。“因为观众不会管你在剧组的时候是什么状态和氛围,他们只在意你呈现出来的结果。但我自己看的时候,我是很清楚某个阶段我表现得没有那么好,也知道原因,某几段非常好,又是为什么,我是会回想自己的拍摄状态的。”谭松韵会把这些“复盘结果”,在自己的脑内进行整理、内化,然后变成诠释下一个角色的经验。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不同的自我在行走
7267
31127 已阅读
每日一花:红脉粗肋草
8364
5511 已阅读
新手如何划船
4559
81977 已阅读
为什么狸花猫的野性大
3179
6243 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