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可爱”形象而烦恼

好看
如果说跳一曲热烈奔放的桑巴只是对毛晓彤性情管中窥豹的匆忙一瞥,那么,拍戏则是验证一个演员表演由内而外反差最强有力的证明。早年拍电视剧《爱情回来了》,毛晓彤在片中饰演染着金发,全身粉红装扮的娇嗔女孩包念念,随即,她在《微微一笑很倾城》中诠释了每天忙着咋呼热闹的赵二喜,这些女孩们的形象无不直指活泼、热闹非凡、自带青春气息的生命力,在角色的表面之下,毛晓彤的真实性情则是内敛的,沉稳的,为了在拍戏时尽快进入角色,她每每都会在去片场的路上靠很嗨的舞曲来刺激自己,让自己保持高昂饱满的情绪。
甜美的外表在过去几年里一度给过她在表演上的限制,她苦恼过,尝试突围过,直等到一次改变的机会到来。“拍摄《锦绣未央》的时候,我出演了反派人物李常茹,以前没有人敢找我来演反派,觉得你没有办法让观众相信。我当时特别感恩能够有机会演反派,自己演得过瘾,也让大家看到了我的更多面。”第一步大方迈出,第二步则是令毛晓彤获得第2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女配角提名的《三十而已》,“我刚入行的时候古装剧演得多,这次又让一部分人意识到原来你也可以演这种很接地气的生活剧!”对这个唯作品论的行业来说,毛晓彤用自己的方式打开了新局面。
在诸多作品中,毛晓彤觉得在《刀客家族的女人》中饰演的明月是至今仍然遗留在身上且给予过自己正面影响的角色,在戏中,她在马背上骁勇打天下,是大女人般的存在。“戏杀青的时候,我大哭了一鼻子。当时,不管从整部戏的时代背景或角色的人生阅历来说,都距离我太过遥远。导演找到我的时候,那时候《天涯明月刀》播完没多久,我以为他想要一个活泼的小女生形象,后来才发现,导演想要的是外表娇小内心却无限强大的女人。”
为了拍好这部戏,毛晓彤开始学骑马,练打枪,很多从未学习过的技能都得一一学起。“我演那部戏的时候才24岁,但角色将近30岁,又是很沉稳的性格。每天收工之外,我就不停地去研究每一场戏,经过三个多月,杀青了,觉得自己跟角色融为一体的时候突然要分开了,我好难过。我意识到自己和明月以后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了,就像跟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分别一样。我和她是共同成长的,让我从小女生的状态变得更成熟,历练得更坚韧。”戏杀青了,毛晓彤在微博写下与明月相处111天的感受来好好道别,“前天还在打赌第一个哭的会是谁?没想到竟是自己。这眼泪包含太过复杂的情绪,有不舍、有感激、有遗憾……感恩让我遇到你——明月,那么远却那么近。”
投入和抽离如同天平的两端,精准地把握住分寸感并非易事。“我不能让自己不要投入,这肯定是不对的。我只能让自己快速抽离,这里一定会有你对角色的情感,有一个复杂的百转千回,需要你能够快速地认清角色和自己,尤其是角色的情感和自己的情感的分寸感,虽然我觉得做演员需要感性,但有时候,我会尽可能跳出去做理性的分析,这时候就常常和闺蜜打电话分享内心的感受。”这是演员毛晓彤的自我保护机制,作为一个内心保持着警醒状态的人,她时不时地让自己保持警觉,在一次次与角色的投入和抽离中,训练自己的练达与成熟。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未来可期,林博洋
1161
1506 已阅读
《仙剑4》的真正魅力
7031
6329 已阅读
猫猫还得能探案?
4240
59321 已阅读
前世今生+先婚后爱
2077
9689 已阅读